您当前位置:高鹏律师团队 >> 公司物权 >> 浏览文章

股权转让中对公司财产的侵犯

作者:赵胜 黄昕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5日点击:

股东在对公司履行完毕出资义务后,股东的出资便成为公司的财产,公司在依法成立后即具备了法律拟制的独立人格,股东则获得股权,股东根据股权享有资产受益、知情以及重大事项决策等股东权利。但由于股权具有无形性,公司独立人格又具有拟制性,使得股东在公司经营或交易中常常忽略了股权和公司财产的相互独立性,进而出现股东侵犯公司财产的现象。笔者代理的一则股权转让纠纷案就鲜明的反映了股东对股权和公司财产的混同。


一、从代理的一则案例说起

甲、乙、丙是某中外合资企业的股东(甲、乙方均为境外自然人,丙方为在中国大陆注册的内资企业),分别持有该公司30%、40%、30%的股权,该公司系房地产开发企业。2012年2月,甲、乙、丙三方和该公司签署四方股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四方协议”)一份,约定:“1、甲、乙、丙、丁(即该公司)四方经协商,将丁方在某楼盘的部分商铺(商铺房号具体见附件)转让给甲方,该部分商铺以2500万总价计算,由丁方协助甲方进行销售,销售所得均归甲方所有;2、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甲方将其持有的公司30%股权无偿转让给乙方、丙方……”。后甲、乙、丙三方按照公司注册资本相对应的甲方出资金额1800万元签订了用于商务部门审批和工商部门备案的股权转让协议,并经过了审批和备案。


这是一例典型的通过处分公司财产来支付股权转让对价的案例:即股东甲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股东乙和股东丙;作为支付股权转让的对价,公司将部分商铺转让给股东甲。虽说名为转让,但由于约定了该部分商铺的销售所得均归股东甲所有,因此实际系受让方乙、丙通过无偿转让公司商铺的形式向股东甲支付股权转让对价。该协议的特别之处还在于公司在该四方协议上加盖了公章。


后股东乙和股东丙没有依约将约定的商铺无偿转让给甲,也未支付任何股权转让款,甲起诉乙、丙和公司要求履行该四方协议,并要求公司依约办理该部分商铺的房屋产权过户手续。笔者代理三被告(乙方、丙方和公司)。目前该案经一审、二审判决已尘埃落定,但该案例不是讨论的重点,且该案中还有一些其他情况,比较复杂,本文主要是以该案例引出对股东股权和公司财产权各自独立的思考。     


二、股权转让协议处分的标的是股权而非公司财产

(一)股权与公司财产相互独立


如前所述,股权是股东基于对公司的投资或出资而对公司享有的权利,而公司财产则是独立于股权、归属于公司的财产,二者分属于两个不同的主体。


股东对公司的首要和主要义务就是出资,因此,股东必须通过将财产的所有权转让给公司来完成出资。在股东完成出资义务后,股东便基于出资对公司享有了股权。显然,作为股东出资的财产,在出资前归股东所有,在股东将财产的所有权转让给公司后,股东完成了出资行为、公司获得了财产,作为转让财产的对价,股东获得了股权。因此,股权来源于股东出资,但股权并不等同于股东的出资,前者是一种权利,是无形的,属于股东;后者是实实在在的财产,多数情况下是有形的(无形的如知识产权),属于公司。


(二)公司具有独立的人格


公司的独立人格通常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财产的独立性

如前所述,股东通过转让财产的所有权使公司获得了财产,公司对这些财产拥有了法律上独立的所有权。财产的独立性是公司承担有限责任的前提。


2、组织机构的独立性

公司成立后也同时成立了自己独立的组织机构,如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等,正是这些组织机构使公司有了“躯体”和“灵魂”,使公司能够得以正常经营和运转。


3、责任的独立性

这是公司具有独立人格的核心标志,也是公司具有法人地位的集中体现。公司以其独立的财产对外承担责任。


基于上述简要分析,由于股权是归属于股东的权利,因此股东有权对自己的权利进行行使、收益、支配或者处分,股权转让则是股东对股权进行处分的表现之一,而受让人基于自愿购买的意愿应当以自有财产支付对价。2005年《公司法》修订时,立法者在第七十二条也将原2004年《公司法》第三十五条“转让出资”修改为“转让股权”的表述,也明确了股权转让的标的是股权而非股东出资所对应的公司财产。


三、股权转让协议处分公司财产的效力分析及责任承担

既然公司财产归属于公司,那么处分公司财产的决定应当由公司作出,在实际操作中可以通过公司章程规定,根据被处分财产的性质、金额大小等不同情况分别由股东会、董事会、董事长或总经理等依权限决定。


(一) 股权转让协议处分公司财产的条款效力分析


1、有观点认为,股东在股权转让协议中处分公司财产是典型的无权处分行为。


这其实容易理解。公司财产的所有人是公司,股东依据其股东身份并无直接处分公司财产的权利,更何况股东是在转让自己的股权的过程中处分了公司的财产,构成事实上的无权处分。《合同法》第五十一条规定:“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经权利人追认或者无处分权的人订立合同后取得处分权的,该合同有效”。根据该规定,无权处分的合同在权利人追认前或拒绝追认前,属于效力待定合同。


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一方以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也就是说,在上述司法解释施行之后,就无权处分合同,即便权利人拒绝追认,出卖人或买受人主张合同无效的,法院对此不予支持。[1]该规定与司法实践尽可能维持合同有效性、交易稳定性的价值取向有密切的联系,但在一定程度上已实际突破了《合同法》对于无权处分的规定。


2、笔者认为,股东在股权转让协议中处分公司财产更符合无效的情形。


尽管从处分行为表面来看,股东的行为符合无权处分的规定,但从其本质来看,股东应当知道其股权与公司财产各自独立,其对公司财产没有直接的支配权,因此,股东在股权转让协议中达成的处分公司财产的约定其实质是股东恶意串通损害公司、其他股东甚至债权人的利益,符合《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款“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应当无效。如果将该股权转让协议认定为效力待定合同,除非公司被控股股东等实际控制人所操控,否则,股东无权处分公司财产的行为永远也不应当得到公司的追认。事实上,该案一审、二审判决均认定以公司财产支付股东之间股权转让对价的支付方式违反了《公司法》第二十一条“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的强制性规定而应认定为无效。


3、上述讨论的是股东擅自处分公司财产的情况,但是在该案中,公司作为合同主体出现在四方协议,并且在协议中约定了具体的义务,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评判处分条款的效力?


甲方代理律师认为,公司在四方协议中加盖了公章,视为公司对该四方协议内容的认可,且法律并没有明确禁止公司向股东转让财产,法无明文禁止即有效,因此甲方代理律师认为该处分条款有效。同时,由于该协议是由公司全体股东作出,可视为是全体股东同意对公司财产作出的处分。


但笔者认为,如前所述,公司的“躯体”和“灵魂”是通过公司的组织机构来承载的,公司要作出任何的意思表示也应当通过组织机构来实现。虽然公司在该协议中加盖了公章,并且以合同主体的身份出现,但由于该协议的谈判、签署均是由甲、乙、丙三股东操控,甲乙丙合计代表了公司100%股权,公司在整个协议的形成过程中并无意志可言,因此,该协议并不是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此外,由于该公司是中外合资企业,其权力机构应当是董事会,全体股东并不能直接代表公司作出决定。即使一审判决认为该处分条款相当于该公司股东会通过了这种资产处置方式,但仍然依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认定该处分条款无效。因此,即使是在公司加盖公章的场合,股东通过股权转让协议处分公司财产也应当是无效的。


(二) 股权转让中处分公司财产的责任承担


尽管股权转让协议中处分公司财产的条款无效,但两审法院均认可股权转让条款的效力且认为股权转让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受让方应当以自有资产按照约定价格支付股权受让对价。如实际交易中公司财产已被处分的,公司有权要求相关主体返还,无法返还的,相关主体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如果因董事未尽到勤勉义务导致公司通过此类协议或决议,董事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股权转让的受让人应当以自有财产支付股权受让对价,不得以处分公司财产的方式替代股权受让对价的支付。虽然自2005年起新《公司法》已施行十余年,但笔者在执业过程中仍然经常碰到此类令人啼笑皆非的案例,这说明普通老百姓甚至包括从商多年的某些企业家(如公司股东)对股东股权和公司财产相互独立的法律精神仍然没能完全理解,有时候股东仍然会越俎代庖直接处分公司资产,因此有必要对该问题进行重申,以期企业家们在公司的经营运作和股权交易的过程中少犯错误、少走弯路,避免不必要的争议和诉讼。


栏目导航
最新图片
最新信息